中岛敦素来是讨厌红色的。虽然说不上厌恶到极致,但他总对着这种颜色抱有潜意识的反感,他会想到镜花可丽饼上最鲜嫩的樱桃,新鲜的汁液还在流淌;太宰先生的手腕间潺潺流出,将象牙白的绷带污染的液体淌在浴缸中丝丝漂浮的模样;国木田先生那本名为理想的手账本上缠绕的红丝带,尾崎小姐眼角的妆容,也许还有一个姑娘的头发——那个叫蒙哥马利的姑娘。她的发色像是秋天被晒干、压扁的一种植物,他记不大清了,只知道是微微有些褪色,但依然鲜艳而骄纵。他意外的并不讨厌这种颜色,事实上,他是喜欢这个色彩的,仿佛把鼻子埋在发间深深一吸,便能闻到麦场上被阳光暴晒的草垛味。

原本是开头沦落为短打的敦露,默哀

评论(10)
热度(18)

© 绿帽子人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