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辣眼
*有私设
*一再缩水的最后结果
*其实原来是个开头
*真的超烂请您别看了眼睛会被辣死的

————————

中岛初见蒙哥马利时,她正和父母隔家拜访新邻居。彼时他还歪着脑袋听父母讨论这户人家,素色刘海斜在鎏金带紫的眼旁,与严冬争色。据说是父母有亲戚居住在日本,于是便趁这假期带孩子来度假,那孩子倒是有意思的很——喏,那边穿着和服的红头发一家人便是。父亲替敦将门开了一个小缝,避免寒风灌进屋内,便坐回被炉,惬意地喝一口焙茶,舒舒坦坦的继续看电视播放的综艺节目。中岛敦眯着眼从门缝望去,只见得窄窄的一条黑线,中间透了许些外面路灯的昏黄光线。他扒着门缝,脸贴着冰凉的门框,眼睛眯得像是条直线,才远远望见一团火色,在横滨单调的冬景中格外突兀,像是一枚草莓放在奶油蛋糕的中心,鲜艳而富有生机。这火色倒是很快朝他这跑来,边跑边往后喊着,听不清是什么,语气欢快的很,还伴着模糊不清的笑声,杂在寒风中传入他的耳道,让他确定了这就是父母口中的蒙哥马利。他缩了缩脑袋,在温暖的室内揉了揉贴在门上太久已经冰冷僵硬的脸,像是做了什么重大决定似的咽了一口气,伸出哆哆嗦嗦的手将门推开到了能伸出脑袋的宽度。冷风一下飕飕灌进了房间,他睁大了眼往外看去,不顾身后父亲大喊着让他把门关上。中岛敦到底从未想过世间竟有如此巧合之事,他原本只是想要明白所谓“外国人是长个什么样”,当时年幼,又能想到那里去,但世间偏偏有如此碰巧之事。彼时蒙哥马利也恰好抬头,中岛敦便像初生的小鹿莽莽撞撞闯进了一片翡翠矿洞,颤颤巍巍的用稚嫩的蹄子触碰了玉色的瑰宝。他甚至能看见蒙哥马利眼中的瞳仁中浓郁到可以滴出汁液的黛绿,还有鼻尖被冻出的嫩红。可谁知那时会降横滨初雪呢?短暂的对视便被掩埋在纷纷扬扬的结晶体中。中岛敦垂眼,把那坚硬宛如祖母绿雕成的眸子藏进心中,被父亲关了门,拎小鸡似的拎回了被炉。这雪来的真不是时候,他心想着,透过玻璃看蒙哥马利穿着和服同父母走进雪中,两条麻花辫在身后晃动。绯紫与红发相衬,在霜色间甚是瞩目。

——————
真·羞耻play
感谢翼鼓励我和提意见!!
意念艾特翼

评论
热度(33)

© 绿帽子人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