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到一半跑去b站了……可能接不上/不连贯/很烂,因为我懒得改了x
@wonderland 去你妈的花鱼
瘐:

我至今无法确认他人的心意,只会按照自己的想法一意孤行。世人论我为祸害,从蟾蜍的唾液和蜚蠊的尸体中寻找形容我的词汇,可我照样我行我素游荡在世间,却不料撞进桃花源。我头一次竟是明白世间有如此纯粹之物,藏纳于一人眼中。

 

我想她无疑是美好的,从指尖的圆润到半透明的耳垂,一切都是由蝴蝶的鳞粉,蛛网上的晨露,或是巧克力甜甜圈上的一撮糖霜构成。她应当是我的恋人,与我这个被世间所不齿的人同流合污。用世间至恶来污染用来称量人心善恶的羽毛,我想这真是罪过。于是我要用洁白的衣裙,无邪的笑脸和最为天真的举动靠近她,用可爱的小动作——和那些我从女孩们身上学来的矫情和令人作呕的举动绑住她的心。我笑着,在她身边打转,听她诉苦与她同乐,为她从花海中采来一束野百合。她无疑开始爱我了,迈着懵懂无知的踉跄步伐跨入深渊。我作为引路人只是期盼快一点,再快一点,让光辉照耀到我身上,脏污这一片光明。我用肮脏的白裙掩盖我尸体的气息,用花海熏人的芬芳作为黑暗的屏障。

 

喏,就在这棵花树下(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花的品种),我恶趣味的把樱桃碾碎,用猩红的汁液充当唇膏与她接吻。我在舌头下面掩埋樱桃核,企望一天长出樱桃苗,吸允我血管中的养分成长,再冲破我和她的骨骼长成一株樱桃树。她是要同我一起奔赴深渊的,自然应该品尝成熟樱桃的甜味和我嘴唇酸涩的苦味。我与她在花间共舞,跳那弗拉明戈直至蜂浆的黄昏和水银的清晨掠过,一同踏上前往深渊的蛛丝。世人开始视她如视我般嫌恶,传她与我触犯禁忌。本该如此,让爱情在让人头晕脑胀的节奏和甜蜜的陷阱中化作灰烬洒向她的眼睛。我得意的拉着她的手,跑过花海,跑过世间,跑过流言蜚语和数不尽的伤疤和耻辱,最后纵身跃往深渊。

 

最后的最后,我和她自然是死了,在花海还是深渊?抱歉,时间过去太久我已经忘了。但我还记得我们最后还是相爱着的,她的嘴唇上有野百合的馥郁,是我忘了告诉他,百合的神经毒素足以致命。


评论(4)
热度(13)
  1. 绿帽子人生 转载了此文字
    写到一半跑去b站了……可能接不上/不连贯/很烂,因为我懒得改了x

© 绿帽子人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