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学最后一发
*巨辣眼ooc国佐
*私设暴多
*原梗超级美好可我写不出来,爆哭
*文风突变注意!!!(别想了你没有文风)
*旁友吸国佐吗!!

——————————
国木田独步固定在星期天的下午三点三十分采购。今天的计划需要他在四点二十分之前采购完毕,用十分钟步行回家准备第二天的开会资料。碰巧不巧的是他在门口遇见了佐佐诚信子小姐,便与她一同采购。彼时正他们一起走过蔬菜区,部分喷洒的水雾染在了佐佐城的白裙上,印出了深色的水痕。国木田掏出来手帕蹲下替她擦净,布料之间的摩擦有许些粗糙。手帕本就不是吸水的材质,因此裙上依然有着深浅不一的素色。他在擦拭时注意到佐佐城小姐身上淡淡的百合香气,裙角的白色蕾丝和精巧的刺绣。她的小皮鞋很是精致,大概是哪里的上等货——于是他们继续往前走,佐佐城小姐默不作声的跟在后头。他掏出笔记前往水果区,佐佐城信子去了日用品区,他们甚至忘了要和对方打个招呼——实际上他们就是这样自然而然走到一块的,从超市门口的见面开始,天知道为什么。佐佐城信子小姐一向警戒,说的难听点,就是有被害妄想症。国木田独步先生也不差,人际交往这方面烂的要命。两人如此默契也不多见,毕竟要真算的话,这是才他们第二次见面:第一次还是在公司的报道会上。

上天总是眷顾着有缘分的人,第二次见面后第三次紧接而来,死死压在国木田独步的时间表上。正时四点十分,他在收银台前等待队伍的前进。长龙队不是什么好迹象,对于盯着秒针一步步挪移的国木田独步来说更是。要命的是队伍停了下来——得,四点十五了。他侧身向前看,哟,正在收银台付账的人影熟悉的很,不就是佐佐城小姐嘛。于是他挤出了队伍,得知不过是现钱不够——这点事啊,国木田替她付了钱,终于按时走出了超市。国木田君,真的不用我还钱吗?佐佐城小姐询问道,装着日用品的袋子被国木田拎着,帮她放到巴士上。不用,不过是一点小钱罢——他走下巴士,给了她回答。

她说,国木田君,我明天就要去美国的分公司了。国木田独步回了句恭喜,于是佐佐城信子坐上了前往机场的巴士,他往反方向拎着购物袋走回家,从此他俩再没有相见。

评论(3)
热度(9)

© 绿帽子人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