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原中也思来想去,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太宰一个活生生的俊俏娃,从小就粉琢玉雕一双狐狸眼泛桃花,见谁都笑眯眯甜言蜜语张口就来,却没一人看出那口蜜腹剑的恶心样。太宰吸口烟,脸上还挂着那恶心人的笑,烟雾缭绕倒是看不清他的脸,只是轻飘飘的传来句:因为她们蠢。中原中也冷笑几声,便不再回他,只是一个劲喝闷酒。太宰却是张口说起了中岛的事,敦那孩子,整日和芥川厮混在一块,搞不好真出了人命,那可把事弄大了。中原白了他一眼,说不准还打出感情来,没看见大大小小从港口打到总部,真正的大伤连屁都没有吗。
太宰忽俯过身来,一口烟喷在中原脸上,中原睁开眼,看见烟雾在太宰的齿间环绕,玉石雕成般的牙齿在灰色的颗粒中显的格外诱人,他听见太宰口齿不清的说着什么,只是摇了摇头,把太宰推开,继续灌着红酒。他心里清楚,没有什么可能了,中岛和芥川还有向未来一搏的能力,可他和太宰已经老了,不会再有未来了。他忽然一把扯过太宰,盯着他已经生出皱纹的眼,描摹每一道痕迹,太宰还笑着,把手插入他枫糖浆色的发中。可去你妈的时间吧,中原想,吻上了太宰的薄唇。太宰不笑了,手中的烟落了地,只是房中依然烟雾缭绕,中原只觉得肺里一阵刺痛,唇齿间尽是烟味,太宰却忽是撬开了贝齿,他错愕之余抬眼看到了太宰,眼中满是戏谑,像是苍老不再,他们仍是少年。

评论(4)
热度(57)

© 绿帽子人生 / Powered by LOFTER